关于我们About US

打印本文 字体大小:

2009年在北京第一家武圣羊杂割开业以来,如今近100家门店遍布北京城,一个月营业额达到1800万元。出现在活动现场的嘉宾就是那位异军突起的京城神秘羊汤第一人王刚。

 

冬天的哈尔滨是裹得谁也不认识谁的世界,每个人都只剩两个眼睛留在外面。十六七岁还在上学的王刚,凌晨四点蹬着自行车来到酒厂干活。他说那个时候一个月可以挣三十二块钱。其实家里的条件在当地还算可以,并不差他那份工资。王刚想无论从心智上还是体力上都锻炼自己,就选择了工厂最脏、最累、最低等的活——捡瓶子、洗瓶子。他用袋子从外面背回瓶子,小心翼翼地放进装温水的箱子里泡,然后去掉商标,如果打碎一个瓶子还要赔一毛钱。因为捡瓶子时看不清经常剌破手,所以现在手上还留下了二十多道伤疤。当时的王刚还不像现在健壮,早上四点多钟与十几个工友一起装火车。两千多箱白酒,每箱白酒24瓶,加上包装得三十多斤,足足二十多辆汽车。他们先搬上汽车拉到火车站,再从汽车倒到火车皮上。由于火车不等人,所以大家要抢着干完。冬天里面穿着线衣、毛衣,外面穿着羽绒服、军大衣,装到半夜十二点,回到家的时候外面军大衣都被汗浸透了。“我那时候最大的想法就是努力干!一是锻炼身体,二是要从干的过程中了解一些干活人的心态和方法。我要为未来打基础。”

 

每一次经历都是人生的积累

王刚总说,虽然父母给我规划好了路径,但我不是个安分的人。在他才二十岁的时候,那时社会上正式工人的工资才八十八元一个月。他借了一千块钱跑到大城市拉了一车罐头,结果卖不出去。没办法只能去饭店推销,推销不出去,就炸成丸子卖。到最后他才意识到这是做了一件不对市场的事情。

中专毕业,到公司上班。但他依然不安分,跑到厦门石狮倒卖旧货,结果第一次倒卖衣服就被骗了。第二次去便留了心眼,看着对方发了货才安心离开。回到家,把衣服熨一熨,成本五块、十块的衣服,马路上摆摊一百元块一件就卖出去了。现在看他说起来,脸上还是显出挺得意的笑容。

到了法定年龄结婚生子,妻子一个月才能在幼儿园挣一百五十元,他就敢借款加贷款十五万元和好朋友开粮油批发店。从山西往回发小米卖,半年就挣了七八万块钱。年轻人总是容易膨胀,一旦尝到甜头,有点小成功就想着花未来的钱。他特意强调了一句“那是我吃的最大的亏!”他心里盘算,这样的货我一次挣一万,一年卖十次能挣十万,要能挣二十万,那我先花十万吧。所以那两年他天天都在外面吃,请朋友吃饭,也不管认识不认识先请了再说。当时大哥大是稀罕物件,一万多元,王刚当场一边比划一边说,要别在外面,要让别人看见。当时不懂得制定合作规矩,两年后,二十六岁的王刚变得一无所有,还背了二十万的债。把自己结婚时父亲给买的房子抵债了,五年搬了六次家,生活只能靠妻子一百八十元。人生第一次挫折就是这样降临的。三年在家不外出,看书写字,做家务,最穷的时候出门兜里都没钱。提起这段往事,这位东北汉子还是有些哽咽。

原来公司破产后的资产拍卖,王刚在亲戚朋友的帮助下用五万八拍下了一处房产。但它挨着一个当地市场的公厕,承载着附近六七千人的便利。如果不是这个,这房产就是一个值钱的门市房。附近的人谁也不敢拆,但胆大的王刚把这个公厕拆了。通过尝试各种方案和努力,这房产立即值了钱,他利用一部分面积建了室内公厕,又卖出一部分面积抵了外债,还剩下最后一部分。但当地要建一个市场,心想可以值更大的价钱便等着拆迁,没想到三年过去,市中心已经跟着其他更大的市场而转移,剩下的部分便一直出租。此时王刚已决心离开家乡到外闯荡。

2002年,王刚选择来到北京。第一年用黄面包送货,做了一年,发现这只是一个搬运工的工作,赚不到钱。后来看准有极大市场空间的餐饮业并决心开个饭店。看了店铺转让信息,第一时间就交付了定金。只身到月坛公园的劳务市场,从形形色色的人中挑选了两个老实人回来。这是他迈进餐饮业的第一步。他亲自早上买菜,饭点当服务员,点餐、擦地、上菜、后厨帮忙。干了才三个月,就赶上了非典,与两个店员在店里抗到九月,不得以关门收场。

半年后,王刚与两个合伙人凑了十万元一起到了石家庄,在东风北路开了第一家烧烤店。总结了上次选址的经验,这次在烧烤一条街上用六万元盘下了当时生意最差的这家。他负责买菜收拾,一个负责后厨烧烤,一个负责前台收钱。起初没生意,为了能让餐厅迅速的火起来,他每天晚上5点半都会准时出现在街边,不停地劝说大家尝试一下自己店里的烧烤,并一直持续到街边几乎没有人为止。就是这种最原始的拉客营销,两个多月后,口碑变得越来越好,来年生意也大不一样。烧烤店步入正轨之后,合伙人之间有了矛盾,他便撤身出来,去了人生地不熟的山西太原,另起炉灶。也正是有了这次的经验教训,如今,在选择合伙人方面,王刚会特别的留心。做事先做人,人品比能力更重要。

王刚一到了太原,打车直接到了当地最好的位置转了起来。他聪明地找了一家报刊亭,买瓶水、买份报纸和老板聊天,老板提供给他很多信息线索,告诉他旁边十二间房出租,因为城管把信息撕掉了才看不到。他找到房东租了三间房,三十多万要开饭店。当时一心在饭店上,因为当时意识与眼界不够大,失去了其他九间房子。其他人把他包下来,把窗户变成门转手租出去,一间房子就挣了十几万。看到了这样的情况,他也把这三间房子租给了别人。在隔壁开了一个三层的韩国料理,每天早上六点去买菜,晚上回家一两点,24个小时不敢关机,半夜接电话心跳的很快,因为经常有人喝多不给钱。有了一些资金的积累,在太原青年路又开了一家饭店。这时已经零七年底,生意顺利。不料总店的保安与当地人停车的女顾客发生冲突,女顾客叫来了人砸店。用人的不慎和一时的冲动,让自己和店里的人不仅挨了打,受了很大损失,还关了店。王刚的第三次尝试虽然依然以失败告终,但他依旧没有气馁,并从中总结失败的教训,对投资风险估计不足,自我控制能力差。

 

重振旗鼓——选择第一

人生难免少不了几个转折点,但能够从失败中站起来才是最难能可贵的。三次开店失利后,再次选择市场大、机会多的北京创业。虽然之前在太原的生意失败,但太原的羊汤生意很火,北京却没有好的羊汤店。王刚看到这个市场,2009年2月,王刚在北京劲松武圣路找到了一个居民楼客厅,开始做他在太原常喝的羊汤。他觉得“武圣”这个名字很好,契合了他内心文武兼修的精神追求。王刚记得最清楚的一个客人,一天来店里四次。早上锻炼完,自己来吃完觉得挺好,中午就把家里人带来,晚上带同事,夜里再叫上朋友。诸如这样的顾客有很多,不仅每天定时坐地铁下班后来用餐,还会帮助他们传播品牌。王刚说“当时的他们给了我们最大的信念,就是坚持。”从开业的每天二三百元到九月每天两三千元。接着第二家武圣羊杂割开在了团结湖,然后是丰益桥,华威路……今天的他总拿一些细节打趣,他在13年买了个二手北斗星买菜,谈事的时候还要放在远一点的地方怕人看见。后来租了个两室一厅的办公室,办了公司,顾了财务、人事。

创业的故事讲到最后,他说“从三十七岁开始做羊汤,到今天七八年的时间,到了四十多岁有了规模,之前遇见了很多人,做了很多事,也走了很多弯路,曾经自负还缺乏学习。但是以前失败的教训都是财富。而且人要有精神!我不比曾经一起出来创业的人多什么,只是我始终精神没倒!今天所面临的困难,都是应该去面对的。其实就是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你有再多的人,再多的钱你也可能会不开心,你也找不到应该去的地方。但是你有精神在,你就什么都会有。

 

职业人的两要素和人生的三要素

王刚讲完自己的故事,送给了在场的伙伴很多建议。他特别强调了职业人的两要素——洞察力和心智成熟。人生的三要素——选择、态度和坚持。

很多人在工作中缺乏洞察力,你要看出业务问题的所在,技术难点的所在,这样才会有方向,有思路。如果你都发现不了问题,怎么解决问题呢。成熟是什么?对我来说,是职业成熟。有些人好像很有知识,好像有强大的内心。但工作遇到挫折,同事之间出现问题,客户之间出现问题,自己找不到方向。如果这个问题你做的不对不好,那我可以教你,或者我请别人,你去学。但这时你觉得我找人来就是不认可你了。闹脾气,这就叫不成熟。

人生最重要的是选择。一定要经过自己思考去做选择。你需要去一个发展中的企业,一个有未来的企业,或者说在这能够体现自己价值的企业。创业型的企业是最能体现自己价值。你把你所有的想法放在这里,你能找到自己的位置,能给自己划片圈,能有机会。谁的成本最多,你的成本最多,因为那是时间成本。你们现在的时间是最宝贵的,把态度用在你的工作中,这能体现你的价值,给予你未来,让你自由。很多人不坚持,遇上一点事,就想不开,不干了。可是往往本来属于你的要来了,你没有坚持。所以最重要的是选择好,做好你的态度,然后坚持走下去!

价格与价值的区别

 

价值与价值的区别

如果以人为单位看,当你付出了人力成本,注入到一个工作中,再返回来这就是价格。只是简单的付出工作,等价交换。但是价格随着市场和供需在变。只在你付出的这一部分来回变动,但是价值不一样。价值平台是从工作这里延伸,你通过一个组织,把这个工作做得越来越大,并不是简单的按活儿算钱。价值平台上面有什么?权利,荣誉,利益。当通过你的付出,把企业做得更大,企业形成一个价值平台,你便有了权利荣誉和利益。真正有价值的人在价值平台上。马上要回报的是价格,为企业做大的才是价值。

 

问:一个餐饮企业初期最难的部分是什么?有哪些需要特别注意的坑?

答:最难得是决心。产品有厨师,管理有职业人,这些都不难,最难的是决心。三心二意是坑。我在有办公室之前,我跟社会餐饮人一个不接触。我只低头干我这件事。

问:您在创业路上,最犹豫的事情是什么?

答:我用人上挺纠结的。我用了很长的时间去统一不同的文化。其实我就是老板,我说了算就行,但是情感上还是迈步过去这个坎。

问:您这个开得快,复制快,利润高的餐饮模式需要具备哪些条件?

答:开得快,你就要找认知程度强的产品。做一个不被人认可的东西那就太慢了。这个东西得有市场。复制快,产品就要简单,成本要低。开店成本,食材成本,人员成本。

问:您如何看待外卖平台对商家的引流作用?您对餐饮未来有何看法?

答:如果是适合做外卖的企业,外卖平台对他的引流就会非常大,可以能够满足更多客人的需要。前提是一定不能降低产品质量。外卖承接了我们的延展,是否也承接了我们的品质。这个最关键。这几家做外卖,体量业务量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把餐厅搬到人们面前。从线上到线下,从餐厅到你家,要把餐厅的优质搬到你的面前。如果能做到这点就成了。餐厅离不开你,客人也离不开你。

随着人越来越聪明,人越来越独,不愿意聚在一起。餐饮的未来,一定是小,小到什么程度?我吃十次饭,一次是很多人,九次是我一个人。能满足一个人两个人的场景会最好。

问:作为餐饮行业优秀的创业者对将来想创业的年轻人(包括但不局限于餐饮业)有什么好的建议或心得?

答:我的建议是不要去创业。做餐饮你要什么都会干。有很多强劲的对手,你想挣钱会很难。你去创业顶多开个小餐厅,一年整个几十万。如果想做要有两个条件。第一有人帮你,第二有人跟你。如果这两样找不到,那你就帮别人跟着别人。没人帮你太难,没人跟你更不行。我是没有人帮我,但是有一帮弟兄跟着我。

问:为什么那么多人愿意跟着您?

答:两个特质,首先你要敢相信别人,第二你要有能力让别人相信你。有很多人做不到,用人家怀疑人家,用别人揣测别人。

问:有人说清华北大不如胆子大,哈佛耶鲁不如你敢拼敢闯。您怎么看?

答:知识是什么,是宝剑。能力和经验一定是你握宝剑的手。宝剑但你不会用,得给会用的人,我就是胆大的人。但是知识你还是得有,人家用宝剑,你用棍,肯定打不过人家。而且在过程中要不断学习。

问:咱们跟汤水相关的餐饮,如何控制它每家店的品质是一样的?

答:如果工业化,这个事情就简单了。浓缩提纯,然后比例,肯定味道一样。但是我们是熬的。用骨头熬的就会出现今天火大或者火小,水多水少,不确定。但是会让一些真喜欢这些的人吃到原汁原味的东西。虽然工业化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我们没想走工业化。

问:产品和营销您认为哪个更重要?

答:任何企业想做成,一定是销售型企业。以销售形式看待问题,你有再好的东西卖不出去,也会被淘汰。但是产品质量和服务质量也要跟得上。卖一件,卖十件,卖一百件是不一样的。产品卖出去和多卖出去产品,是不一样的,这是销售带销售。最重要首先产品你要过关。过关了再销售。